当前位置:首页-股票资讯-正文

科技股的动荡暂时会造成伤害 但可能不会导致更大范围的调整

加拿大皇家银行(RBC)美国股票策略师洛里·卡尔瓦西纳(Lori Calvasina)表示:“我认为这是剧烈且令人不快的定价调整,但我不认为这最终会影响今年的走势。”

纳斯达克综合指数(Nasdaq Composite)和标准普尔500指数(S&P 500)中的科技板块今年年初大幅下滑,但策略师表示,这可能不是其他板块或大盘的命运。

科技股的动荡暂时会造成伤害 但可能不会导致更大范围的调整 - 第1张

以科技股为主的纳斯达克(Nasdaq)周一早盘大幅下挫,在跌幅最严重时较历史高点下跌了约10%。苹果(Apple)、微软(Microsoft)和Alphabet等大型科技股均大幅下跌,但它们收窄了跌幅,并帮助纳斯达克指数在接近收盘时戏剧性逆转至上涨区间。

加拿大皇家银行(RBC)美国股票策略师洛里·卡尔瓦西纳(Lori Calvasina)表示:“我认为这是剧烈且令人不快的定价调整,但我不认为这最终会影响今年的走势。”

“我想说的是,我认为市场的下滑幅度应该在5%到10%之间,而不是10%到20%。10%到20%的跌幅将是一种增长恐慌,我不认为我们处于增长恐慌之中。”

随着科技股的下跌,价值型股票和周期性行业表现更好。例如,受加息提振,金融类股自年初以来上涨了5%,而标准普尔科技股则下跌了4.6%。

纳斯达克指数周一收于14,942.83点,当日上涨0.05%。标准普尔500指数周一收于4,670.29点,下跌0.1%。大盘指数今年以来累计下跌了2%。

纳斯达克的估值重置

“对纳斯达克而言,这是估值重置。”卡尔瓦西纳称,“在很大程度上,这是对货币政策背景的反应。而不是增长恐慌。要想真正以一种显著而持久的方式打压市场,你需要让投资者真正怀疑经济是否面临衰退的风险。”

纳斯达克指数周一一度跌破200天移动平均线,令投资者感到恐慌。这一水平是过去200个交易日收盘时的平均水平,被视为一个关键的动量门槛。

“我认为这在很大程度上是技术性的。”Bleakley Global Advisors的首席投资官彼得·布克瓦(Peter Boockvar)说,“纳斯达克指数已达到200天均线。这把很多人赶了出去,然后就跌到了谷底。在这些关键移动平均线上逢低买入在过去是有效果的。”

但布克瓦表示,抛售尚未结束。“我们才刚刚开始。美联储正在收紧政策。认为它将在新年的六个交易日内结束的想法是错误的。”

自今年年初以来,美国国债收益率的大幅飙升一直令股市感到不安。在2021年交易的最后一个小时,10年期美国国债的收益率为1.51%。周一下午,这一基准收益率突破1.8%,但随后回落至1.76%。科技股因收益率下降而反弹。

债券策略师预计,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与价格走势相反)将继续向2%逼近。他们表示,此举是基于对美联储加息的预期,他们还表示,这是因为新型冠状病毒奥密克戎变种似乎不会对经济造成严重损害。

“他们(投资者)正在一个更激进的美联储烘烤,但他们仍然说国内生产总值(GDP)运行在3.9%。这远远高于平均水平。当国内生产总值趋势下降到大约或低于趋势时,你会看到相对于价值股的成长股。现在我们有周期性增长,你不必购买长期成长股。”卡尔瓦西纳说。

因此,估值最高的科技股和成长型股受到更高收益率的不成比例伤害。为了未来的成长前景,投资者愿意为科技和雄心勃勃的公司支付高价。当美联储取消低息贷款时,这类股票看起来就更贵了。

“就科技公司而言,基本面没有问题,它们的盈利预期比其他行业都要强劲。我不认为这是科技投资的终结。”卡尔瓦西纳说,这些公司唯一的问题是它们过高的估值。

美联储担忧过度?

美联储上周公布了去年12月的会议纪要,加强了其迅速减少债券购买并提高利率的目标。美联储还表示,正寻求通过减少其近9万亿美元资产负债表的规模来减少宽松。

CFRA Research首席投资策略师萨姆·斯托瓦尔(Sam Stovall)表示:“我有点觉得,市场对美联储的担忧有点过头了。”

“美联储真的打算在3月之前完全缩减购债规模,在3月开始加息,然后在同时开始缩减资产负债表吗?我认为美联储将做出调整,然后密切关注经济对这种调整的反应。”

斯托瓦尔表示,有很多原因可以解释为何目前市场可能不会全线下跌。纳斯达克指数可能会进一步下跌,但他预计标准普尔500指数不会出现回调。原因之一是,基金在每年的这个时候进入退休计划,许多投资者有现金准备在价格下跌时进行投资。

“可能受到更大打击的是那些昂贵的股票。当然,相对而言,我认为价值股表现将优于成长股,不仅是现在,今年也是如此,因为未来利率的不确定性,至少会持续到第三季。”他说。

斯托瓦尔指出,从历史上看,2022年第四季度和2023年第一季度将是四年总统周期中表现最好的季度。与此同时,由于中期选举的不确定性,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的经济增长率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平均呈下降趋势。

Trivariate Research创始人亚当·帕克(Adam Parker)说,纳斯达克指数周一的回升令人鼓舞。

帕克说:“我认为这是一个让人更加乐观的机会,我很乐观。”

“我认为个别证券仍将走得更低,因为它们被高估了,无论它们是真正没有技术进步的在家办公公司,还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会产生真正利润的软件公司。”帕克说。

“说这些东西都没有价值,因为利率在上升,这有点像初级校队。那些已经部分打折的企业,你现在会更喜欢它们。”

敬告读者:本站仅提供资讯及数据参考,文中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由此带来的投资操作风险由读者自行承担。鉴于部分内容源于网络,如有著作权、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