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期货-正文

英国对石油和天然气巨头征收一次性暴利税 以缓解不断飙升的家庭能源账单带来的痛苦

就在采取上述措施的前一天,英国政府刚刚对唐宁街的封锁派对展开了一项令人深感尴尬的调查,而且随着通胀飙升推高了从食品到燃料等所有商品的价格,执政的保守党政府面临着持续的压力,要求它采取更多措施。

英国财政大臣里希·苏纳克(Rishi Sunak)向石油和天然气巨头征收暴利税,以缓解该国日益恶化的生活成本危机。

英国对石油和天然气巨头征收一次性暴利税 以缓解不断飙升的家庭能源账单带来的痛苦 - 第1张

就在采取上述措施的前一天,英国政府刚刚对唐宁街的封锁派对展开了一项令人深感尴尬的调查,而且随着通胀飙升推高了从食品到燃料等所有商品的价格,执政的保守党政府面临着持续的压力,要求它采取更多措施。

“石油和天然气行业正在获得非凡的利润,这不是最近冒险、创新或效率变化的结果,而是部分受俄罗斯战争推动的全球大宗商品价格飙升的结果。”苏纳克周四在下议院对议员们表示。

“因此,我赞同公平地对这些利润征税的观点。”苏纳克说。这引起了反对派议员的嘲笑。

苏纳克表示,政府正在征收“临时目标能源利润税”,并提供所谓的“投资补贴”,以激励石油和天然气公司将利润进行再投资。新的税收将对石油和天然气公司的利润征收25%的税率,然后在商品价格回归正常水平时逐步取消。

对能源公司征收暴利税的决定标志着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政府又一次态度大转变。苏纳克此前拒绝了一次性征税,称尽管这听起来“表面上很有吸引力”,但最终会阻碍投资。

反对派议员一再呼吁政府对能源巨头征收一次性税收,称此举将有助于为支持家庭的国家一揽子计划提供资金。

英国石油和天然气巨头BP和壳牌本月早些时候公布了巨额季度利润,因为它们受益于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期间飙升的大宗商品价格。这引发了要求政府对他们的剩余现金征税的呼声。

反对党工党(Labour Party)影子财政部长雷切尔·里夫斯(Rachel Reeves)在回应苏纳克的声明时表示:“今天,感觉财政大臣终于意识到国家(正)面临的问题。”

里夫斯说,近五个月前,工党首次呼吁对石油和天然气公司征收暴利税。甚至当苏纳克最终宣布一次性征税时,“他不敢说这些话”,并补充说这是“不敢说出其名称的政策”。

“几个月来,很明显,有必要采取更多措施来帮助人们降低他们的账单,那么政府为什么花了这么长时间?”里夫斯说,“这届政府的优柔寡断让我们的国家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目前,英镑兑美元报1.2628左右。

还宣布了什么其他措施?

苏纳克说,飙升的通货膨胀正在造成“严重的痛苦”,经济形势在今年变得更加严重。

随着食品和能源价格飙升,英国通胀率上个月跃升至9%,达到40年来的最高年率。英国央行预计今年晚些时候通货膨胀率将超过10%。

苏纳克说,大约800万最低收入家庭将一次性收到650英镑(819美元)的生活费。第一笔款项将于7月份直接发放到人们银行账户,第二笔款项将于秋季发出。

财政部长宣布,800万领取养老金的家庭将额外获得300英镑的冬季燃料费和150英镑的一次性残疾生活费。

苏纳克还表示,200英镑的能源账单贷款现在不再需要偿还,并将对家庭的支持增加到400英镑。

苏纳克说,周四宣布的总生活费措施达到150亿英镑,使今年提供的总生活费支持达到370亿英镑。

“为800万低收入人群提供额外的有针对性的支持是正确的做法,将帮助许多处于边缘的人。”新经济学基金会(New Economics Foundation)首席执行官米亚塔·法恩布勒(Miatta Fahnbulleh)通过推特表示。

“但一次性支付650英镑并不能开始弥补社会保障的巨大漏洞,这个漏洞让这些家庭如此容易受到生活成本危机的影响。”

财政研究所(Institute for Fiscal Studies)所长保罗·约翰逊(Paul Johnson)将这些措施描述为苏纳克的“庞大而昂贵的一揽子措施”。

“令人失望的是,财政大臣又一次以宣称要减税告终。他显然不是。他正在提高它们,并达到历史最高水平。”保罗·约翰逊通过推特说,“我认为这是正确的做法。但他的税收计划是提高税收,而不是像他一直说的那样削减税收。”

噩梦般的场景

本周早些时候,英国能源部门监管机构Ofgem的负责人警告说,最广泛使用的消费者能源关税的价格上限将在10月份上涨800英镑,使典型的家庭账单达到每年2800英镑。

拟议中的上限将是目前1971英镑水平的大幅跃升,上月推出时,这一水平代表着创纪录的700英镑的涨幅。

“我们在天然气市场上看到的价格变化是自20世纪70年代石油危机以来从未见过的,这是千载难逢的。”Ofgem首席执行官乔纳森·布雷利(Jonathan Brearley)周二在商业、能源和工业战略委员会上告诉立法者。

他补充说,10月份提出的价格上限飙升可能会使燃料贫困家庭的数量从650万增加近一倍,达到1200万。燃料贫乏指的是当一个家庭不能负担得起将他们的家加热到适当的温度。

活动人士称,今年冬天能源账单进一步上涨的前景是一场“噩梦”,并警告称,只有紧急预算才能解决困扰这个全球第五大经济体的危机。

终结燃料贫困联盟(End Fuel Poverty Coalition)估计,如果燃料贫困水平达到预测的极限,在2022年和2023年,将会有数千人在冬季因寒冷的家庭而死亡,主要是老年人和弱势群体。

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环境变化研究所(Environmental Change Institute)的退休研究员、低碳能源研究员布伦达·博德曼(Brenda Boardman)说:“这一切的不公平令人难以置信。”

“我们迫切需要一个围绕消费者需求而不是供应商需求设计的能源市场。毕竟,这是基本的必需品,最终关乎生死,以及舒适、良好的健康和儿童发展。”

敬告读者:本站仅提供资讯及数据参考,文中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由此带来的投资操作风险由读者自行承担。鉴于部分内容源于网络,如有著作权、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进行处理。